熱門:
您現在的位置:主頁 > 情感 > OFFICE戀情 > 公投挺同志|我們白頭偕老,但病床前卻無疾而終

公投挺同志|我們白頭偕老,但病床前卻無疾而終

  女人迷編輯在 2016 年專訪四對同志伴侶,透過他們的故事,讓大家看見同志相愛成家的真實模樣。距離專訪已經過了 2 年,其中經歷大法官釋憲;今年,下一代幸福聯盟提出 3 項公投案,其中“婚姻限定一男一女”及“同婚立專法”,將會把同志排除在民法婚姻之外,相愛的伴侶可能被迫成為“法律上的陌生人”;而禁止同志教育,將會影響國中小的孩子,無法有機會認識多元性別,并學會尊重與包容不同性別氣質、性傾向的人。

  本周六(11/24)就是九合一選舉了,讓我們再透過同志伴侶及家庭的故事與聲音,看見用靈魂相愛的他們,愛最原始的樣貌。

  相愛的模樣 在愛里我們都一樣

  我們像一個變種人遇上另一個變種人,終于知道 "I'm not alone."

  吳伊婷(Abby)&吳芷儀(小芷)

  Abby 和小芷住在 20 坪的老公寓里,門牌上貼著小貓的圖案。家中除了她們倆,還有 6 只愛貓,家中特地留有一間愛貓的隔間房,但主臥室依舊被占據。

  Abby 和小芷在 2012 年結婚,兩人都已進行變性手術,但小芷尚未申請性別變更,在身分證上 Abby 為女,小芷為男,戶政機關對這樁婚姻沒有質疑。隔年,小芷將性別轉為女性后,便收到戶政機關來函,表示即將撤銷兩人婚姻關系。她們不服氣,串連許多性別友善團體進行抗爭,一個月后成功捍衛她們的婚姻,成為全臺第一對登記結婚的“跨性別伴侶”。

  談及是如何相識、相愛的,兩人都不斷表示:“真的要聽嗎?可是很無聊唉。”

  兩人是在某次跨性別聚會中相遇,當時都與家人處于爭執狀態,剛好遇上團圓的大日子──中秋節,Abby 不想回家,便借住在小芷家,同為天涯淪落人的情感,在那時漸漸發酵。(延伸閱讀:【看見同志】吳伊婷X吳芷儀:我們的世界沒有假友善,只有不友善)

  我跟 Lana 是一加一等于三,團結的力量很大,用更好的狀態面對生命。

  尤齡玉(Lana)&蘇珊(Cindy)

  Lana 和 Cindy 的家有柔軟的地毯與沙發,廚房里也貼滿了相伴出游的照片,屋內的主色調是柔和的米色,就像她們對彼此的愛一樣,溫柔也溫暖。Lana 說:“以前我沒想過結婚這件事,我在乎的是找到生命伴侶,遇見她,我們從一開始就形影不離、真的很自在、話也聊不完的相處,就像是生命共同體。”

  Cindy 與 Lana 認識六年,2014 年她們在加拿大注冊結婚,2015 年到美國進行人工生殖手術。Lana 說看到孩子第一眼,心中的大石頭終于落下了:“第一次看到哥哥翔翔,我淚流滿面停不住哭,我覺得好不可思議。兩個小孩一起生很不容易,我們盡力撐過 37 周、擔心小孩肺泡不成熟、擔心小孩會不會有什么狀況。然后我到恢復室看她(Cindy),覺得她很辛苦、因為麻醉手跟臉都在發抖,我知道她的煎熬跟害怕。”因為經歷了苦難,幸福顯得多么深刻。

  而擁有了自己的家庭,Cindy 說難的不是人,而是:“我們結婚后遇到人、或是菜市場的婆婆媽媽,都是大方出柜,從來沒有人說什么。最沮喪的是在法律上的家庭關系,我們不能像異性戀夫妻一樣。”(延伸閱讀:【看見同志】Lana & Cindy:我遇上你,才開始我的人生)

  我們一直在一起,有個愛在那,兩個人就是一個家。

  何祥&王天明

  何祥跟王天明養了一只狗──嘟嘟,跟了他們十三年,他們倆也攜手走過三十載。他們的家很簡單,很平凡,到處都是生活的痕印。

  他們第一次相遇,是在同志酒吧,何祥從年輕就喜愛穿襯衫。當時何祥 42 歲,是同志圈的天菜,那天他穿著花襯衫、白西裝褲、戴著太陽眼鏡,王天明回憶起來:“他看起來只有 30 來歲吧,是我的天菜,他一直感覺很年輕。”第二次見面,何祥陪朋友拿芒果冰淇淋,偶遇王天明一個人,他們都記得彼此,于是交換了電話。

  王天明大學畢業后,在高雄鳳山中正預校當預官,只要何祥一有空,就會坐車去看他。退伍后,兩個人就一直生活在一起。何祥 75 歲,王天明 57 歲,在一起時,王天明才大四,誰也沒想過,一走便是三十個年頭。

  (延伸閱讀:【看見同志】王天明X何祥:三十年好快,我們一眨眼忘了算)

  我們白頭偕老,但卻無疾而終

  在同性婚姻還沒修入民法以前,同性伴侶只能辦理登記注記。登記后,身分證上的配偶欄依舊空蕩蕩,彼此的關系被視為是“單身”。

  注記后,只能獲得“醫療法上的關系人”認定,雖然可以申請公文,作為醫療法第六十三條中的“關系人”認定,但醫生還是會擔心被“真正的家屬”告,即使有注記還有關系人認定,醫生也不會讓同性伴侶簽同意書,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禱:“不要有用到公文的那一天。”注記的效力,是完全不等同于民法上的“結婚登記”與“配偶”關系的。

  “我從來沒想過他會老,可他突然就老了。”何祥與王天明拍完伊莎貝爾的〈他他篇〉廣告后的幾個月,何祥開始出現手抖、發呆,神經內科一檢查,是帕金森氏癥。王天明把自己的生日愿望,留給何祥,希望他能身體健康,“你看我們在一起這么久,可是他出了什么狀況,我一點辦法都沒有。”何祥很感慨,同志在生活里,什么保障都沒有,是法律與病床前的陌生人。

  在今年 8 月,PTT 上出現一則真實故事。從事殯葬業的網友分享,曾有一名女性過世,當時陪同的小姐自稱“同居人”,一直默默陪伴著往生者,直到見上她最后一面。她們之間的關系,大家也都心知肚明,但往生者的家屬不僅將她視若無物,還出言不遜:“可以不要有閑雜人等嗎?”不準她接觸遺體。而那位小姐希望在家屬離開后可以進去看看死者,家屬又拋出一句:“沒有我們的同意,不準他看遺體,他們什么關系都沒有!”當場讓她崩潰。

  到了大體化妝的那天,禮儀師支開家屬,小姐終于如愿盼上愛人最后一面。那天她精心打扮,也終于嶄露笑容,緩緩地接近棺木并說:“我終于可以看到妳了,還記得這件我們約會買的衣服嗎?”

  對于許多同志朋友來說,在法規不完善及世俗的眼光之下,只能說是另一伴的“同居人”或是“朋友”,想成為彼此“真正的家人”,還需要多久?一樣都是相識、相愛,為何同性伴侶的愛,得隨著另一伴的老去、生病或離去,就變得蕩然無存了呢?我們之間好似沒有存在過,還需要證明或是再辯解我們之間,“我們只是想在心愛的人生病時,有正當的權利可以陪在彼此身邊”。

  你,對于“家”的想像是什么呢?

  大法官在 2017 年釋憲,宣告《民法》禁止同性婚姻是違憲的,必須在 2 年內完成修法,若是超過 2 年期限,都未完成法律的修正或制定,同志伴侶可以依現行民法規定登記結婚。然而,在等待修法的空窗期,臺灣有超過百個同性家庭,無法受到法律保障。

  Cindy 心疼孩子不能與 Lana 在法律上成立家庭關系,她們期待婚姻平權能順利通過,讓孩子知道,她也是生長在一個完整的家庭:“有了小孩,開始思考很多未來她們會面臨的臺灣環境,關心教育、關心課綱。我們聽過很多同志家長的分享,孩子不會覺得同志家庭有什么奇怪,反而是小朋友的父母、老師,個別的信仰跟觀感可能會對同志家庭的小孩造成壓迫。”

  目前全臺有 300 多個同志家庭養育孩子孩子,他們相識、相愛、伴一生,想建立屬于自己的家,生育并養育孩子,但礙于臺灣尚未通過同性婚姻,有不少家庭為了求得保障,只能遠居海外。

  影片中,其中幾個臺灣同志家庭代表,帶著自己的孩子錄制影片,但這些擁有雙親的孩子,目前在法律上是被視為“單親”的,同志家長不能擁有共同監護權,另一個家長沒辦法幫孩子簽署醫療、教育等文件;若是“法律上的家長”去世后,孩子將會成為孤兒。

  我相信,愛家的你,我們都是一樣愛家的。在 11 月 24 日之前,我們一起思考“家”是什么。

  婚姻平權爭的不只是同性伴侶間的權利,爭的是我們的愛,不會再被視為不同,一樣都是真心相愛,為什么同志的愛會被摒除在外,認為這不是愛?“同志”從來都不是個代名詞,而是真真實實存在你我周遭的。抽離“同性別”,清晰可見的是對彼此的“愛”。

TAG:公投 病床 前卻 無疾而終 白頭偕老 同志 編輯 我們 女人 ★★★ 友情提示:點擊圖片可進入下一頁 ★★★
收藏】【 復制給好友擴展閱讀:

TOP最熱時尚推薦

深圳风采轩